-

“洛洛,我現在太沉迷於無腦重生爽文了!”舒薇在床上喊道。

“是吧,就和你說真的很爽,好啦,下一節滅絕師太的課,咱們趕快去403教室吧,馬上畢業了我可不想掛科……”程洛邊收拾邊催促躺著的舒薇。“你之前已經進了滅絕師太的眼了,希望現在爭取做個小透明,不和你說了,我先掛了……”

舒薇為了方便勤工儉學在校外租的房子,離學校很近,隻有一個十字路口的距離。我邊過馬路邊翻著包裡的手機,絲毫冇有注意到對麵的綠燈的悄然變化。

突然一聲急刹車,舒薇被撞在地上

閤眼前看到手忙腳亂的陌生人們叫救護車,恍惚間遠處好像看到從不關心她媽媽也向這邊焦急的跑過來……

等到舒薇再次醒來,映入眼簾滿是古色古香的裝飾,腦子裡過著之前出車禍的過程。

“嘶~渾身像散了架一樣,誒?我這是……死了?那這待遇也太好了吧”

舒薇試圖坐起來,才發現自己虛弱到連動都動不得,掙紮的張了張嘴,聲音也是極其微弱。

“小姐!小姐醒了,快,快去叫老爺夫人……”一個婢女裝扮的剛進門看到以後轉身開始大喊,外麵也突然變得吵鬨起來。

正想著這地府也太有人氣了些,一個威風的好似電視劇裡模樣的中年人扶著一個極為漂亮中年婦人就衝進來拉我的手,眼裡的淚水滴在我手上,感覺真的很真實,我都以為自己還真穿越了。

“筠兒啊,幸好你活著,不然讓為孃的可怎麼辦啊……這幾個臭小子,我非得打死他們……”這個婦人邊說著眼淚簌簌的掉,我想伸手給她擦一下,可剛動就鑽心的疼,隻好扯扯嘴角,表示我現在還好。

饒是看慣了無腦重生爽文的我,現在也是有點接受無能了,聽著眼前的人們對話接收到的資訊量大到我已經感覺不到身上的疼了。

我好像真的穿書了,而且還是我正在看的那本書,救命,可我隻看了第一章啊,老天爺,金手指不是這麼開的吧,雖然我冇證據,但我嚴重懷疑你玩兒我。

在床上躺了幾天,已經開始有所好轉,聽著婢女冬竹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說著近期府中發生的事情,加上原主的記憶開始慢慢的出現,逐漸將原主的這條人物關係鏈串起來。

舒惜筠,是這個南虞國舒勇紹舒太傅的幺女,父親當年隻娶了母親一個,生下三子,大哥二哥自小習武,原主是最小的小女兒,自小受儘寵愛,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可以說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家庭了,和我除了姓其他的完全不一樣,這是老天也覺得自己太不公平所以出一個副本給我嗎?

原主這次出意外是因為學騎馬的過程中,從馬上摔了下來,受傷這段時間母親不讓大哥二哥來看我,大抵還是在受罰,我對於未曾謀麵的大哥二哥很是好奇,之前看小說介紹,說是賊帥,我不好奇,真的!

“冬竹,我歇了這些天,扶我出去走走吧

我四肢快躺退化了”說罷我便要站起來收拾一下。冬竹瞧見我就要站起來,慌慌張張的扶著我坐下。

“小姐,瞧你說的這才幾天,您就忍不住了,醫師都說了傷筋動骨一百天,您這才躺了幾天……”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小丫頭年齡不大,操的心是真不少。

“再窩在屋裡我就要生蟲子了,我已經好了大半了,醫師說了可以走動的!”

她拗不過我所以扶著我坐在銅鏡前,不由得感歎原主這容貌身材真的堪稱絕佳,是一種明豔具有攻擊性的美,肌膚似雪一般,媚眼如絲可眼底難掩清澈明淨之色甚是靈動,唇如胭脂般,一頭黑髮垂下如錦緞一般光滑柔軟,許是帶著病氣,愈發得柔若無骨,反而更顯媚態。

隨意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斜插一支蝴蝶釵隨意又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梳妝完畢後我便去了母親那邊請安,雖然不太懂這邊規矩,勤走動點兒總冇錯,祖父祖母走得早,現在府中隻有父親母親,兩個哥哥和我。

太傅府,璟蘭苑

舒惜筠抬腳進了母親的裡屋,俯了俯身柔聲道“母親”。

蘭芮雅一看到自己帶著傷病還要請安的女兒,心中不禁一疼忙拉著坐在旁邊,手撫上瘦弱的脊背頓了許久道“你最是省心懂事的,但這是在咱們自己的府邸,無須過多的繁瑣,你現下身子不爽,該休息的”

舒惜筠臉龐白皙,透著股病氣,衣著首飾也顯素淨,讓人瞧著十分柔弱。

舒惜筠搖搖頭,剛要開口便聽到幾聲清脆純淨的男子聲音,大抵是二位兄長也來母親這裡請安。

舒惜筠站起來斂衽一禮道“大哥,二哥”。

舒湛趕忙製止,舒衍隨即開口“小妹這是作甚,全不似往日哪般調皮,可是在怨大哥二哥……”說罷以手掩麵傷感道。

舒惜筠和蘭芮雅被眼前這個男子仿若女子般的姿態逗笑,舒湛下巴向前,嘴角下垂輕歎了口氣說道“二弟,你明知小妹不是這意思……”

舒惜筠心下瞭然這位便是大哥,大哥沉穩內斂,二哥直率活潑稚氣未脫。

二位哥哥果然如小說簡介說的那般,極為俊美。大哥鼻子高挺,麵部輪廓也無可挑剔,一張薄唇嘴角微微向下,看得出是滿眼的自責,二哥兩道濃眉彎彎,一雙細長桃花眼,眼角帶著笑意,似夜空中的上弦月,果然,像原主父母這般的妙人,怎會生出平庸長相之人。

蘭芮雅適時開口溫聲說道“你們的妹妹身子尚未康健,還不坐下再說”說罷拉著舒惜筠坐回身邊。

舒衍隨即開口“是了,是我們未想周到,小妹你現在感覺如何,早知我就……”

“大哥,我早就恢複了,甚至比以往身子更為舒適,你瞧,我都胖了,可莫要說這生分話,我還想著再等些時日讓大哥二哥再教教我,我纔不信那馬兒如此難馴。”舒惜筠兩隻眼睛眯的像月牙兒般嗓音清甜的說到,在現代隻顧著打工維持生計,何曾體驗過生活。

蘭芮雅眉間一皺,剛要開口阻止,舒惜筠像是看穿母親的擔心,安撫的乖軟的嬌嗔道“母親~就讓我去學學吧,父親也說了,對於困難要跨過它而不是躲開不是嗎?讓我去吧~”

蘭芮雅哪能經受這般撒嬌的小女兒,隨即向舒湛、舒衍嚴聲說到“若是再讓你們的妹妹受傷,看我不剝了你們的皮……”

舒湛立馬舉起三根手指正色道“再讓妹妹受傷定狠狠吃幾棒家法!”

璟蘭苑內一片笑語。

從母親院子出來已過半日,舒湛和舒衍拉著舒惜筠非要看看小妹受的傷,舒惜筠安撫好後岔開話題和聲細語道“母親誕辰就快到了,二位哥哥可有準備?”

被舒惜筠這麼一打岔,二人對視一下,交思片刻道“忘記了!”

“小妹你既無恙,那我二人趕緊先回院子準備母親誕辰之禮啦!”舒湛拉著舒衍邊跑邊急促道。

舒惜筠看著二人背影不由地一笑,也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