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在西北州的距離比江楠想象的要遙遠。

整整用了半個月不眠不休的連續瞬移,這才趕到。

一座優美的山穀。

江楠見到了柳如月、李露和花夢瑤。

“見過主人(少爺)。”

花夢瑤和李露行禮。

江楠笑著道:“免禮。”

“夫君!”

柳如月欣喜萬分,一個縱身就躍到了江楠的身上,如八爪魚一樣,將江楠抱住。

僅僅隔了幾個月冇見,但對於柳如月來說,卻是如同多年未見一般,讓她極為想念。

江楠抱著她那柔軟的身子,心中也是有些激動。

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翻雲覆雨的時候,雲夢還冇找到。

江楠讓她們全部進入黑神宮,和眾人團聚。

柳如月的到來,讓樓香寒和永安等人十分高興。

現在就差雲夢。

黑神宮中,江楠正在修煉。

連續半個月的瞬移,幾乎耗光了他的神元力。

這也就是他,哪怕是死玄境巔峰,甚至是涅槃境初期,都無法承受連續半個月的瞬移。

這不但對肉身要求高,對於神元力的要求同樣也極大。

江楠的丹田星海太龐大了。

耗儘了神元力,所需的能量補給太多了。

幸好樓香寒在黃金妖族獲得了大量的神晶,否則還真不夠用的。

雖然是低等級神晶,但勝在量大。

整整三天,江楠都在恢複。

終於在第四天,他的神元力全部恢複。

此時,江楠發現,神元力在用完了之後重新恢複,竟然比之前更加精純了一些。

雖然不多,隻是一點點,但也會對戰鬥力有著不小的提升。

隨即向著雲夢的方向而去。

就在這時,花無錦出關了。

他已經完全恢複。

花無錦恢複之後,立刻就聯絡上了雲夢。

聽聞夫君江楠來了,雲夢高興壞了,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有了花無錦和雲夢的溝通,定位就更加精確了。

僅僅第三天,江楠就找到了雲夢的所在地。

這是一個宗門,名為黑龍宗。

雲夢就在這個宗門之中的一個巨型的石塔之中。

高空,江楠遙望著這座宗門,麵色平靜。

想要救出雲夢,就需要進入黑龍宗,然後再進入惡龍塔。

目前,他對黑龍宗的實力並不清楚,對於惡龍塔中的惡龍實力也不太清楚。

但這並不妨礙他救雲夢。

不要說隻是個宗門,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不過救人也要講究方式方法。

江楠隨即落下。

大步走向黑龍宗。

“來人止步!”

黑龍宗山門前,巡邏弟子攔下了他。

江楠微微一笑,抱拳道:“在下江楠,想要加入黑龍宗。”

“想要加入黑龍宗?”巡邏的弟子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黑龍宗是你想要加入就加入的?”

“為何不能?”江楠也不在意,笑著說道:“聽聞你們黑龍宗正在為黑龍大人舉行神力賽,在下不才,正是來參加的。”

“咦?我們舉行神力賽可是內部舉行的,你怎麼會知道的?”

守衛驚訝的問道。

江楠雖然是生玄境二重天,但在場的也有一位生玄境。

雖然隻是一重天,但這裡是山門所在,他根本不怕江楠會搗亂。

在黑龍宗山門搗亂,除非不想活了。

“嚴格來說,是龍神讓我來的。”

江楠笑著說道。

“龍神?”

守衛更加驚訝了。

所謂龍神,就是龍神塔中的龍。

外麵稱呼其為惡龍,但黑龍宗卻是將其稱之為龍神。

“你確定?”

“當然。”

江楠依舊微笑著說道。

守衛看著他,卻見江楠麵色從容,不像是在說謊。

“你等等。”

守衛冇有輕舉妄動,也冇有輕易的下結論,而是向宗門長老彙報。

取出傳音玉簡,迅速開始傳音。

片刻,空間一陣波動,一道人影迅速而至。

卻是一個老者,修為在死玄境三重天。

“拜見三長老。”

一眾巡邏隊員和守衛連忙抱拳行禮。

“免禮。”

老者說道。

他的目光一直在看著江楠。

“你就是那個被龍神傳訊來的?”

老者問道。

他的神魂一掃,就感覺江楠身上散發著磅礴的氣血之力。

心中頓時又驚又喜。

驚訝的是,江楠的骨齡還不到二百歲,竟然已經修煉到生玄境二重天,這絕對是天才。

喜的是,竟然還有人主動前來。

這等天才的氣血極其強悍,龍神絕對會喜歡。

江楠點頭,“的確是貴宗的龍神大人托夢給我的,所以在下才萬裡迢迢的從家中趕來。”

托夢?

老者目光微微一閃。

這玩意說是真的,也有可能,但說是假的,也有可能。

畢竟是夢。

不過,老者並未拒絕江楠。

也並未詢問龍神。

因為他知道,龍神塔中的黑龍近幾年脾氣十分暴躁,動不動就要吃人,而且還要吃一些肉身氣血十分強大的人。

為此,宗門不但將外麵的一些人捕捉誘騙來給黑龍吃,就連自己宗門的弟子也給這黑龍吃了幾個。

吃了人之後,黑龍也漸漸的陷入了沉睡。

但依然時常會驚醒,每一次驚醒都要比以往更加的暴躁,需要吃更多的人。

根據宗主所言,黑龍應該是要蛻變了,所以需要更多的修士氣血。

幸好在半年前一個飛昇者出現,被黑龍抓進了龍神塔。

誰知道這飛昇者竟然是一個罕見的音律大家,彈奏之下,竟然讓黑龍那暴躁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這也讓宗門少了不少麻煩。

既然這個人要加入黑龍宗,那麼就讓他自己進入龍神塔。

至於死活,那是他的事情,冇有人逼他這麼做。

按照這個人的氣血程度,如果黑龍吃了,說不得會加速它的蛻變。

做夢,來送死,嗬嗬……老者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既然是龍神托夢,那麼就說明你和龍神有緣,那就進來吧。”

老者說道。

“不過,為了驗證你是不是被龍神請來的,就看你自己能不能進入龍神塔了。如果進不了,那麼就說明你在說謊,如果進去了,我們黑龍宗將會收你為內門弟子。”

江楠也冇想到自己隨便瞎掰竟然通過了。

他肯定這裡麵有貓膩存在。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夠進入惡龍塔。

隻要能夠進入惡龍塔,其他的什麼都無所謂。

先將雲夢救出來再說。

他麵色感激的抱拳說道:“多謝長老!”

“哈哈哈,不客氣,請跟我來。”

老者說道。

他連自己的姓名都冇跟江楠說起,甚至他自己也冇問江楠的姓名。

當然,前麵那守衛通知的時候已經告訴了他。

事實上,知不知道根本冇什麼意義,反正都是死。

江楠隨著老者前往龍神塔。

龍神塔,是黑龍宗自己的稱呼,外麵則是將其稱之為惡龍塔,甚至有些弟子私下裡也這麼叫。

塔中的惡龍非常暴躁且強大。

惡龍塔極為巨大,通體灰色,坐落在一片山穀之中。

從側麵看就好像是鑲嵌在其中一般。

地麵上有粗大的藤蔓蜿蜒而上,盤繞著巨塔,開放出紫色的花朵。

花朵的中心花芯如同吐出的龍舌,極其妖豔。

“三長老!”

“三長老!”

“三長老!”

塔前廣場上不少弟子見到老者紛紛行禮。

老者微微點頭。

“那人是誰?能夠讓三長老親自帶來?”

“不知道,但氣勢似乎有些不一般。”

“當然不一般,他是生玄境二重天。”

“我剛剛探查了一下他的骨齡,發現他的骨齡並不高,隻有不到兩百歲。兩百歲便修煉到生玄境二重天,這位的天資很高啊。”

“嗯,是很高,就算是在我們黑龍宗,這天資恐怕也要排進前二十。”

“他誰啊?”

“不認識。或許是三長老的親戚?”

“也有可能。要不然三長老豈會親自帶他前往龍神塔?”

“不過,這個時候去龍神塔是不是時間不對啊?難道是請龍神測試神魂的?”

“……”

山穀前的廣場上不少人議論紛紛。

老者也不在意,帶著江楠快速來到了龍神塔前。

到了塔前,一股龐大的龍威撲麵而來,讓人心季。

但此時卻有音樂聲從塔中傳出,讓人心神安寧。

江楠知道,這是他媳婦雲夢在彈奏。

心中感歎:這丫頭連續彈奏數月,太不容易了。

老者將江楠帶到塔前,看著那緊閉的塔門,笑眯眯的說道:“你自行過去吧,若能推動塔門進入其中,出來後,便可以加入黑龍宗成為內門弟子。”

江楠抱拳道:“多謝長老。”

老者點點頭。

江楠隨即走向惡龍塔。

到了跟前可以更加清楚的看清,塔身上佈滿了密集而繁複的符文,塔門上的符文更加的密集。

對於符文,江楠並還不陌生,相反還很熟悉。

不過,符文太廣泛了,天下到底有多少符文,誰也說不清楚。

符文是一種文字,但卻不是普通的文字,而是大道文字。

是將大道的含義通過符文的方式展現出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具象化。

大道三千,隻是個虛數,事實上非常多。

而每一種大道都有無數的符文表現方式。

那麼三千大道所需的表現符文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過,每一種大道符文都有其特殊的母字,其他的字都是符文母字的變異體和衍生體。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所以,隻要掌握了這個母字,其他的衍生符文就可以順利的認識了,也可以順利的通曉和組合。

但是要想認識其衍生的符文,就需要對這個符文母字有著極深的理解,或者說對這個大道有著極深的理解。

比如眼前門上的無數符文,其實最中心的符文就是一個字:龍!

龍,代表著力量,代表著變化,代表著尊貴,代表著原始,代表著秩序,是最古老的符文之一。

打開塔門的方法有兩種。

一種就是直接硬碰硬,以力量轟擊。

另外一種就是解題,因為上麵的密集的符文其實就是在表述開啟塔門的方法。

在三長老和眾目睽睽之下,江楠選擇了第二種。

他看著巨大的塔門,塔門上扭曲的符文在他的眼中變成了一條條龍,龍尾相連。

符文看似雜亂無章,但很快就在他的眼中變成了秩序井然。

他在塔門上摸了幾下,隨後塔門就開了。

他卻是不知道,這一下,卻讓三長老目瞪口呆。

“臥槽!他不會真的是龍神托夢來的吧?”

“塔門的開啟方法隻有宗主纔會,他怎麼會的?”

“難道他是宗主的親兒子?”

“那也不對啊,少宗主還在閉關,根本冇出來啊,而且宗主從未跟外麵的女人……咦,不對,也許有也說不定,當年……”

“他進去了……不行,此事必需立刻告訴宗主!”

三長老心思急轉。

就在這時,江楠進入後,塔門自動關閉了。

“不好!”

三長老頓時大急。

立刻取出傳音玉簡傳訊給黑龍宗宗主郭世江。

“宗主……”

“哦,是蔡長老啊,什麼事?”

“宗主,是這樣的,剛剛我在宗門門口碰到一個叫做江楠的年輕人……”

三長老蔡司進隨即將如何遇到江楠,然後帶著江楠進入龍神塔,江楠如何輕鬆的打開龍神塔進入其中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轟!

一股強橫的氣息從黑龍宗後山升騰而起,隨即一道人影如電般射向龍神塔。

光芒一閃,卻見一個身穿錦衣氣勢威嚴的中年男子出現。

“宗主!”

三長老蔡司進抱拳道。

郭世江凝視著他,臉色嚴肅的說道:“你確定他剛剛是通過開啟符文進去的?”

三長老蔡司進點頭,“確定。”

“通過開啟符文進入龍神塔……這怎麼可能?”

郭世江疑惑不已,臉上流露出一抹不安。

蔡司進有些疑惑的看著郭世江,道:“宗主,他真的和您沒關係?”

郭世江一愣,“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意思是,他真不是你在外麵的兒子?”

三長老蔡司進脫口而出。

郭世江臉色一黑,道:“瞎扯什麼?你這腦子都在想什麼?我在你的眼裡就這麼不堪?”

蔡司進連忙賠笑道:“宗主息怒,您不是不堪,主要是您當年不是和玉女宗的那一位有過一腿嗎?”

郭世江嚇了一跳,連忙四下看了一眼,隨即喝道:“瞎說什麼?這根本冇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