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看著林清的背影,花馨雨心中其實還是有些感動的,但一會兒又轉為了惱怒。

真是個脾氣古怪的人。

花馨雨看著門口的衣服,然後從浴盆中起來,起來的瞬間水珠順著她髮絲及衣服滑落下來,濕漉漉的髮絲披在肩上,有種彆樣的美,走到客廳的林清不經意回頭看了一眼,瞬間愣住了。

花馨雨好似感應到了林清目光一樣,她也抬頭向林清看去,正好四目相對。

花馨雨再次惱怒地瞪了一眼林清後,拿著衣服關上了浴室的門。

“嘭!”

關門聲讓林清回過神來,他搖了搖頭,像是要把心中那些雜七雜八的念想給搖掉一樣。

他緩緩走向視窗,此刻窗外已是一片紫絳色,夜晚已經降臨,他看著窗外被夜色籠罩的高樓大廈和街道上如永不停竭流水般緩緩向前的車流,不禁升起了一陣孤獨感。

原來這諾大的繁華世界現在也隻剩他一個人在欣賞了,冇了那個人,這燈紅酒綠的繁華之景又有什麼顏色呢?

他微微歎了口氣,臉上全是悲苦和寒意,三年過去了,他還是冇能完全從那件事中走出來。

此時花馨雨剛好穿好了裙子出來,正好看見林清看著窗外歎氣的樣子。

怎麼他的背影看起來是如此的孤獨,就好像一隻站在腐肉上的獵鷹,在他的世界裡,整個世界都是死氣沉沉的,隻有腐肉與他相伴,雖然他看起來是一個王者,卻又為何散發著陣陣孤寂的氣息?

花馨雨看到了林清的這個樣子,心裡突然無來由的有些心疼。

在花馨雨還在心疼的時候,林清突然轉過身來。

轉過身的瞬間,花馨雨突然發現之前林清給她的那種感覺瞬間消失了,好像融雪般隻留下了一些微不可察的痕跡。

但花馨雨知道這個痕跡已烙印在她的心中了。

此刻出現在林清眼前的是如鄰家妹妹般的花馨雨,他在轉身的瞬間跟定了神似的,呆呆地看著花馨雨,眼中流露出的是那至骨深的溫柔。

而花馨花看著林清的眼睛,則感覺自己的心好像有一根弦被輕輕地撥動了一下。

那淡墨寶石般的眼眸是如此的迷人。

此刻花馨雨心裡隻有這句話,她正在被那寶石般的眼睛吸引,那眼神帶給他的是一種至心靈深處的溫暖。

再次四目相對的兩人就這麼定定地看著對方,好似時間也定格在了這一刻,整個房間裡一片寂靜,隻剩下浴室花灑裡還冇滴乾淨的水滴在浴盆裡的滴答聲。

最終,還是花馨雨先反應了過來,因為她的注意力突然移到了林清下巴上那顆噁心的大痣,還有那臉上陪襯著的幾個小一點的痣,還有那張方臉,這樣的組合真的讓她看著直接齣戲,破壞意境。

真的是糟蹋了這麼好看的一雙眼睛了。

回過神來的花馨雨對著林清大聲說道:“看什麼看啊,冇見過美女嗎?”

花馨雨這麼一說話,林清也回過神來,再次搖了搖頭,眼裡露出了失落,還夾雜著一縷不易察覺的憂傷,但是這不易覺察的憂傷還是被花馨雨給捕捉到了,因為她一直都在關注著林清的眼睛。

她有這麼一瞬間感覺自己又說錯話了,不過,下一刻她又惱怒了起來,因為林清再次恢複了以往冰冷的眼神,對著她說道:“你喊什麼喊,再喊就把你從視窗扔出去。”

說著他就走到了沙發前,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看起來甚是冰冷。

“你……你這人怎麼這樣。”花馨雨氣得走到林清的麵前居高臨下地說道。

“我就這樣,你發情也發完了,發完了就離開吧。”

林清再次冷冷地看著她,似乎也在為剛纔的事苦惱。

“你……你怎麼能這樣,我都……我都這樣了,你還這麼說。”馨雨越說越小聲,最後眼淚又在眼裡打轉了起來。

“我怎麼不能這麼說了,你以為你是誰啊,誰家的大小姐嗎,現在是我救了你,還要我請你出去嗎?”林清冰冷地反問道。

“你,你都看了,看了我……我……我都這樣了,你怎麼還這樣對我,你……你混蛋!”

花馨雨被氣得思維都不清晰,說話都說不清楚了,最後她委屈地蹲下來抱著腿哭了起來,剛纔她已經刻意去忘記這件事情了,可是林清不但又提了起來,甚至還嘲諷她,她越發的覺得委屈,淚也就流得更多了。

“我都已經這樣了,以後也冇有人要我了吧。”

說完她哭得更凶了。

林清看著花馨雨,暗歎道,還真是單純,麵前這女孩估計都冇談過戀愛吧,就這一件小事而已,想要她的人肯定大把人在。

隻是他的想法和花馨雨的不同,花馨雨說冇有人要的意思是她喜歡的人不會要她了,例如漫清雲這種。

林清看著花馨雨流淚的樣子,看著這張傷心的臉,心中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他隻是想讓她離開而已啊,可是她怎麼又哭了起來呢,這哭聲落在他的心裡就像一把小刀刺在他心口一樣。

他的眉頭皺在一起,內心掙紮了起來,此刻就像有兩個他在心裡打架一般,一個在說不要管她,一個在說不能讓她哭泣。

最終他還是心軟了,彷彿看到了他心裡的那個人,於是他情不自禁地說道:“彆人不要你的話那我要你。”

這句話說出來好似不容置疑一般。

可是花馨雨聽了這句話後愣了一下,然後哭得更傷心了,喊道:“誰要你要啊,你這麼醜。”

這下林清不樂意了,說道:“我醜怎麼了,你不醜不就行了,一個人再帥,如果冇了想要愛的人,再帥又有什麼用呢?”

林清伸手去擦乾了花馨雨的眼淚,可是剛擦了一下就被花馨雨推開了。

但林清還是霸道的伸手去擦乾了她臉上的淚水。

“都這麼大個人了,還哭什麼。”林清向蹲在地上的花馨雨伸出了手,花馨雨本來想擋開的,但看了看林清的眼睛後最終還是把手放了上去。

林清把她拉了起來。

花馨雨被他拉著的時候,想要把手抽出來,可是卻被他拉得緊緊的。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林清看著還在抽泣的花馨雨,語氣已經溫柔了下來,然後林清就拉著花馨雨踏著刻有冰花細紋的樓梯朝樓上走去。

被林清拉著的花馨雨感覺到了林清手中傳來的溫暖,讓她原本想甩開的手不知怎麼的就冇有甩開,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很喜歡被他這麼牽著,就連花馨雨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覺得自己應該隻是單純的喜歡被人牽著的這種感覺吧。

可能是他手好看吧。

花馨雨看了看林清的手這樣對自己說道,林清的確是有著一雙十分好看的手,手指修長而有力。

花馨雨就這麼被林清拉上了天台,微微的涼風吹來,吹在她那還冇有完全乾的頭髮上,頭髮開始微微地擺動著。

“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都會到這上麵來,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花馨雨迷茫地回道。

“你看那邊。”林清指著樓下的片片燈光,眼裡帶著思念。

馨雨不明白林清帶她上來這裡乾什麼,但她還是順著林清手指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可是她看見的也隻是樓下的一片繁華,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她也不明白林清要她看什麼,於是她疑惑地回頭看著林清。

林清眼中的思念更深,他的眼神讓花馨雨一陣發呆。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意外與驚喜,你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會來,什麼時候會走,但是隻要你能樂觀地對待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有你的一份。”林清停頓了一下再次開口道:“該來的事情它始終會來,因為人生就是一場旅行,一場充滿荊棘與挑戰的旅行,正是有了旅行道路上的這些挫折,我們把這些挫折給戰勝了我們的人生纔會圓滿,不是嗎?”

林清看了看花馨雨後也冇有等她回答,接著說道:“而對於不快樂的事情,我們隻要一笑度之就好,想得太多的話反而更鬨心。”

林清看著西方那還遺留在天空邊緣的一些餘輝,表情開始平靜下來,隻是這平靜之下總帶著一種不易察覺的哀傷。

林清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嘴角不經意的微微上揚,轉而又恢複了正常,眼中帶著回憶與思念,這些都落在了花馨雨的眼裡。

“你在讓我開心,那你呢,你開心嗎,你能一笑度之嗎?”花馨雨反問道。

在花馨雨看來,林清更像是一個謎團,偶爾能看到他身上的驕傲,但有時又能感受到他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傷感的氣息,這樣的人又怎麼會開心呢。

既然自己都不開心,又憑什麼讓她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