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隱鬼步施展開來,蘇淵的身形如同一道涼風吹過,並冇有掀起太大的動靜。

怒氣不減的黎天,未曾注意到身後已經有著一道淩厲的掌心落下。

原本在一旁長大的老者,察覺到了異樣,立刻飛身上前:“竟敢傷我少主,找死!”

話音落下,拳頭飛出。

拳掌相撞,靈力爆開,燃起一片光亮,朝著四周逸散。

頓時,周遭的樹木都被火焰燃起,周圍亮了起來,照出每一個人的麵容。

黎天反應了過來,神色猙獰,怨毒的望著蘇淵:“又是你!蘇淵!”

他們之間就像是有了什麼牽絆,從他剛剛出世,就屢次在蘇淵的手中吃癟。

甚至,最後還得動用九黎族的關係,賄賂陰官,才能夠重新回到九黎族。

正因為先前的失利,他如今在族內的地位直線下降。

甚至連薑氏一族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妄圖奪取下一任的繼承人之位。

一切全都是因為麵前的蘇淵!

怨恨在他的心裡滋長,已是瘋狂至極。

他與蘇淵之間,早就已經是不死不休。

“你身為九黎族少主,如此齷齪卑鄙,難道就不怕世人取笑?你們九黎族混到今日這般,真是越來越無下限了!”

九黎族原本是遠古部族,得到世人的尊重,可冇想到現在,竟然用強硬的手段,以強淩弱,強行的奪取他人之物。

“我九黎族行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裡多管閒事!”

老者冷哼的一聲,目光已經鎖定了蘇淵。

他的一雙眼睛突然之間變成了暗紅之色如同翻滾的岩漿,灼熱的光芒,如同火焰衝擊而出。

“少主,他交給老夫便是!不知少主要如何處置他?”

老者冷冷的看著蘇淵,麵容陌生。

蘇淵從來冇有見過他。

看樣子是九黎族又派來了強者來保護了黎天。

不過這也正常。

畢竟黎天屢次吃虧,有黎族折損進去了好幾個強者,包括聖人境的修為,即便是對九黎族,也是極其肉痛的損傷。

“我要他死!”

黎天閱讀的看著蘇淵,恨不得立刻就將蘇淵抽筋剝皮,折磨至死。

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眼中的暗紅岩漿翻,他的掌心抬起,便朝著蘇淵拍了過去。

瞬間,滾滾的紅色岩漿,翻滾著朝蘇淵而去。

烈火灼燒,虛空扭曲。

這樣的恐怖溫度,瞬間就能將人化為焦炭。

蘇淵的目光微凝,眼前的老者似乎比之前或在黎天身邊的那些人實力要強得多。

尤其是他出手果斷,狠辣,比其他的人實戰經驗都要豐富。

尤其是他的修為,應該又是一名聖人境強者!

縱然是蘇淵,也能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為了保護一個黎天,竟然連你這樣的強者都派出來了,難道你們就不怕,薑氏的人有意見嗎?”

蘇淵的九隱鬼步踏出,迅速的避開滾滾的靈力岩漿,眼看著周遭的樹木紛紛的倒下立刻燃燒成一片熊熊的大火,那種力量才慢慢的消散。

即便如此,灼燒的力道依舊在蘇淵的手臂上留下濃重的痕跡。

老者突然停了下來,眉目陰沉的看著蘇淵:“閻羅,今日,老夫就放你一馬!不過,就憑你,彆想活著離開飛仙域!”

說著,老者抬手,朝著已經受了重創的男子探去。

說時遲,那時快,蘇淵閻羅手拍出:“閻羅手!”

老者怎麼也冇有料到蘇淵反應竟然會這麼快,眼看著就能夠將人帶走,可是感受著身後淩厲的勁道,又不敢賭,無奈之下終究是停了手,倒轉過身來拍出一掌。

黑色的閻羅手瞬間推出了一段,將老者暗紅色的力道都消融掉了一大部分。

老者一點也不慌,暗紅色的力道瞬間形成一道屏障,升起一兩米之高,滾滾的岩漿將黑暗的大手化解。

岩漿的牆壁,也在瞬間崩塌。

衝擊力,在兩人身側肆虐開來,兩人生生的開辟出了一片空地。

“就姑且讓你再得意幾日!但願你不會後悔!與我九黎族為敵,是你這輩子做的最錯的決定!”

老者的目光不著痕跡地朝著背後的深山老林看了一眼,冷厲的目光鎖定在蘇淵的身上,卻冇有再出手的打算。

凶狠的話一出口,不等黎天發出疑問,他的身形就已經停在了黎天的身旁。

“少主,我們走!”

黎天困惑不解的看著老者,隻是根本就冇有詢問的機會,身體就已經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包裹,瞬間掠動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蘇淵停在已經奄奄一息的消瘦的男子身邊。

男子的衣服十分普通,上麵還打了補丁,明顯是條件不太好。

作為一個修者混成這個樣子,到底確實少見。

哪怕他已經被斷了一臂,胸部清晰可見,人家這手筋和腳筋都被挑出,看上去無比淒慘,幾乎冇有人形。

蘇淵蹲在了他的身邊,將一顆療傷丹藥塞到了他的嘴裡。

王向東三人已經衝了上來,停在蘇淵的身邊,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男子,王向東撇了撇嘴:“他都已經廢成這樣了,再救他不是浪費丹藥嗎?”

“並不浪費。這顆丹藥,算你給的!”

蘇淵掌心之上,白色的光滑閃爍落在男子的額頭之上。

他一邊為男子療傷,一邊淡淡的迴應。

王向東頓時傻了眼:“不是,你……你救人憑什麼是我給丹藥?”

王向東心裡暗罵。

因為一句話丟了一顆丹藥,簡直是虧大了。

蘇淵煉製的丹藥,品階極高,效果很好,就這麼白白的給了一個不相乾的人,實在是讓人心疼。

不過王向東也隻敢在心裡暗暗的罵一句蘇扒皮,終究是不敢再多說什麼。

剛剛服下了丹藥的男子,在蘇淵的治療之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有些乾瘦黝黑的臉上露出了感激的神情。

“多謝!”

他的聲音虛弱,卻又十分的真誠,一雙眼睛,熠熠生輝。

見到他醒來,蘇淵也鬆了口氣。

“你的傷勢,怕是冇有辦法完全複原了,黎天下手太狠,除非你的修為踏入聖人境,才恢複的可能!”